您的当前位置:

欧盟禁运俄煤,全球“煤炭战”开打?

2022-04-11 10:29:001430

  欧盟给出120天过渡期

  欧盟4月8日正式通过对俄罗斯实施的第五轮制裁,包括禁止进口煤炭、木材、化学品和其他产品。其中煤炭进口禁令从今年8月第二周起全面生效,从4月8日当天起不允许同俄签署新的煤炭供应合同。同一天,美国宣布对俄实施能源禁运,日本政府也表示将分阶段减少自俄罗斯进口煤炭。数据显示,俄罗斯煤炭出口量占全球15%左右,是煤炭第三大供应国。

  “全球煤炭战开始”, 德国《经济周刊》9日报道称,计划禁运俄罗斯煤炭,意味着欧盟必须将其他地方的煤炭运到港口。根据欧盟的数据,俄罗斯煤炭约占欧盟各国煤炭进口的45%,与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份额相似,俄罗斯石油的份额约为25%。根据布鲁塞尔智库Bruegel的计算,在进口用于发电的动力煤方面,俄罗斯煤炭占近70%。据德媒报道,煤炭最近在欧洲越来越受欢迎——尤其是各国的火力发电厂。高昂的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令燃烧煤炭成为优先选项。2021年德国发电厂使用的硬煤比2020年增加近25%。

  据德媒报道,欧盟原定给出90天时间逐步减少俄煤炭进口,不过德国等国坚持将“过渡期”延长到120天。德国是欧盟最大煤炭消费国之一,德国煤炭进口商协会董事会主席贝特表示,从俄罗斯进口的煤炭可以被美国、南非、澳大利亚、哥伦比亚、莫桑比克和印度尼西亚等其他国家的煤炭所取代,但相应的代价是欧洲必须支付更高的价格。德新社9日称,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德国Ifo经济研究所最新的报告认为,对俄罗斯的煤炭禁运“在短期内令人不快,但在可控范围内”。Ifo 研究员称,“其影响可能远小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禁运。”她还假设禁运导致的价格上涨将是“相当短期的”。

  在威胁对俄实施能源制裁多日之后,欧盟最终选择从煤炭“下手”。美联社认为,这是因为与天然气和石油相比,煤炭是欧盟最容易切断的俄欧能源贸易,但这肯定会加剧通胀。欧盟每天向俄罗斯支付2000万美元购买煤炭,8.5亿美元购买石油和天然气。高企的能源价格将欧元区19个成员国的通胀率推高至创纪录的7.5%。在欧盟宣布煤炭提案后,欧洲煤炭期货价格从每吨255美元左右飙升至每吨290美元。欧洲多国政府已开始为受到公用事业费用上涨打击的消费者提供现金支持和税收减免。

  欧盟统计局发表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主要经济体通胀率均创历史新高。欧元区3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升7.5%,高于2月的5.9%。能源产品价格同比上升44.7%,是推动该地区通胀上升的最重要推手。据欧盟统计局的估计,今年2月欧元区PPI同比飙升31.4%,其中能源部门同比大增87.2%。

  数据显示,日本在主要用作发电燃料的常规煤炭和用于炼铁等的原料煤炭方面,进口量分别有13%和8%来自俄罗斯。2021年日本从俄罗斯煤炭进口额达2828亿日元。日本经济产业省相关人士认为,如果日本与美欧协调一致对俄进行制裁,将使俄罗斯“遭受重创”。但另一方面,对于煤炭供应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的日本来说,排除俄产煤炭可能会给经济带来负面影响,这是一把双刃剑。

  煤电在2020年度日本国内电力来源中约占三成。由于制裁引发的供应不稳定,煤炭行情普遍看涨。此外,进口来源的转换也可能增加运输成本,日本政府相关人士指出“需要关注电价的进一步上涨”。

  俄罗斯煤炭扩大替代性市场

  “德国计划在120天内放弃进口俄罗斯煤炭,这是对本国居民和工业进行的一次危险实验。”今日俄罗斯电视台9日援引俄国家能源研究所副所长亚历山大·弗罗洛夫的分析称,欧洲国家正在被“自己创造的幻想所俘虏”,弗罗洛夫表示,“他们天真地认为,在对俄罗斯煤炭实施禁运后,其他原材料供应商将立即求助于他们,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8日表示,煤炭目前依然是非常抢手的产品,若欧洲拒绝使用,煤炭出口将转向替代性市场。

  “俄罗斯一直尝试能源出口多样化,扩大消费者数量。”俄罗斯塔斯社9日援引俄国家能源安全基金专家米特拉霍维奇的分析称,此前俄铁路运力极大阻碍了俄煤炭向中国供应量的增加。俄远东大铁路建设计划完成后,将大幅增加对中国煤炭的运力。有俄媒报道称,中国和俄罗斯已经使用人民币达成现货煤炭交易。同时,俄正在就增加对印度的供应进行谈判。印度是全球第二大煤炭消费市场,但直到最近俄罗斯在其供应份额中的比重还很小。2020年和2021年俄分别对印供应约800万吨和1000万吨。未来俄印计划将焦煤供应量逐步增加到每年4000万吨。俄新社称,近年来俄罗斯向欧洲煤炭交货量在减少,2021年俄罗斯向亚洲国家销售1.29亿吨煤炭。

  2021年欧盟国家在俄罗斯煤炭出口总量中的份额为21.8%,略高于4870万吨。俄罗斯能源部长尼古拉舒利吉诺夫表示,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煤炭中有90%是能源等级的煤炭。“欧洲计划用南非、澳大利亚、印尼或哥伦比亚的煤炭替代俄罗斯的供应将是昂贵且低效的。”俄政治分析家巴希罗夫认为,欧洲将付出巨大的运输成本,而且使用澳大利亚和南非的煤炭还需要更换设备,“欧洲用来燃煤的设备是根据使用俄罗斯煤来制造的,购买新设备非常昂贵。”

  俄媒认为,欧盟指望其他煤炭供应源存在很大风险,而且成本飙升。欧盟一个选择是新西兰或印尼的煤炭,意大利、西班牙、波兰和德国已经开始与印尼接触,但该国优先考虑国内市场供应,出口潜力有限。目前澳大利亚的煤炭生产也已经提到极限。俄能源与金融研究所专家谢尔盖·康德拉季耶夫认为,2022年俄罗斯可能从煤炭销售中额外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他说:“澳大利亚煤炭需要两周才能运抵欧洲,而从俄罗斯西北部港口发出的煤炭只需几天时间。为运输1吨煤,欧洲人将多花费20-30美元。与此同时,南非正面临煤矿工人罢工活动,这可能会影响该国的出口潜力。”

  据路透社报道,南非煤企Exxaro Resources表示,该公司已经接获许多欧洲国家希望签署供应合同的要求。但目前产量已经全数被订购,而且南非铁路网络问题影响矿商增加煤炭出口。报道援引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分析师的话称,动力煤及炼焦煤市场的备用产能非常有限,对于经合组织国家来说,要取代从俄罗斯进口的煤炭将非常具有挑战性。